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最新信息
走私花樣翻新 稀土治理再受制約

  在被譽為“工業黃金”的稀土領域,我國出口量長期居全球首位,本應風光無限,但無序開采、走私猖獗再加上惡性競爭等頑疾,讓整個行業難以健康發展。上周,國土資源部網站發布稀土采礦權名單,將全國稀土采礦權從113個削減至67個,可以看出,國家整治稀土行業亂象的利劍已砍向了“開采源頭”。但記者調查發現,依舊呈泛濫之勢的走私讓所有治亂重拳如打到棉花上,力度銳減。未來如何擋住走私將成為決定稀土發展狀況的一大關鍵。

 

  稀土走私者的自白

  “只有千分之一有證經營”

  業內普遍認為,上述稀土新政將使采礦權更加集中在央企和地方國有企業手中,同時也意味著目前行業內70%-80%的企業將成為黑戶,可謂影響巨大。事實也確實如此,大批的稀土走私者正因政策收緊而忙著尋找銷路。

  近日,記者在網上聯系到了部分常年靠走私維生的稀土商,他們告訴記者,以自己對整個行業的了解,正規企業只有千分之一,其他大批企業只能為生計鋌而走險,進行違規開采或走私。

  “你是記者呀,那你的路子一定很廣,能不能幫我運輸呀。”在QQ群里,一個名叫“稀土黃金地”的走私者急著向記者詢問。他自稱來自廣西,由于國家監管越來越嚴,近期非法開采以及走私稀土難度加大。“其實,國家控制稀土資源開采,國外買家將愈發依賴走私,所以銷路有可能更好,但風險確實太大了,如果查到貨(走私的稀土),連車都沒收了,還有坐牢的可能。”

  當然,在利益驅使下,稀土走私者絕不甘心輕易放棄。“我們也想辦開采證,但那個證需要幾百萬元,還要有人才能辦得到。即便這樣,真要拿下開采證可能需要幾年時間,我們肯定耗不起,也沒路子,”“稀土黃金地”不停地倒著苦水,“一般來說,在自己地盤開采沒人管,但近期查得太嚴,運輸不方便,業務量有所減少,頂多能夠勉強養活自己。”

  雖自言生存艱難,但對于是否愿意被大企業收購一事,“稀土黃金地”堅稱,大家都是做小本生意,整合就等于砸了飯碗,所以堅決不接受。“其實,我們也想改行,但是所有的資金都投進去了,現在也沒有辦法,只能暫時強撐著。”他說。

  據了解,國家多年來一直實施稀土開采指令性計劃指標,但被業內指為“形同虛設”。以2011年為例,全國稀土開采總量控制指標為9.38萬噸,比2010年上升5.16%(4600噸),但實際開采的稀土總量每年都超過國土資源部的計劃性指令。

  稀土行業投資顧問陶敏敏也介紹,利益驅動太大了,讓稀土走私者欲罷不能。“稀土企業的利潤極高,據公開數據顯示,稀土價格最高時達到每噸40萬元,即使不景氣時也在2萬-3萬元每噸,完全能夠實現盈利。以湖南郴州為例,當地很多小企業靠挖礦發財,靠山吃山。而江西地區很多人家靠非法開采銷售稀土礦更是可以一口氣買下幾臺豪車。”陶敏敏說。故業內一直流傳這樣一句話,“稀土走私有海洛因的利潤,卻沒有海洛因的風險”。

  接受采訪的其他行業內人士也稱,“采礦證減少了,但采礦的量會不會減少并不一定,只要私礦還存在,該偷采的繼續偷采,該走私的走私,稀土行業問題就很難解決。”而更令人憂心的是,目前國內稀土市場整體并未出現好轉,產品現貨庫存仍然較大,如果稀土礦繼續偷采、走私,行業的低迷態勢或將延續下去。

 

  揭秘走私手段與門路

  “花樣時常翻新”

  資料顯示,為了保護珍貴且稀有的戰略性礦產資源,2007年起我國開始對稀土生產實行指令性規劃,并開始對稀土出口量實施限制措施,2009年起國家密集對稀土出口和國內生產進行管控后,稀土價格大幅飆升,稀土走私問題也開始屢禁不止,成為稀土行業整治的一大難題。

  近年全球稀土消耗量穩步增長,我國的出口配額在減少,比如2009年約為5.01萬噸,2010年降為3.02萬噸,2011年則為2.4萬噸。但令人奇怪的是,2011年稀土出口竟然剩余了40%的配額。與此同時,國外卻沒有出現稀土緊缺的狀況,而且稀土價格還呈下跌之勢,這個異常的現象正說明稀土走私在地下戰線“幫了大忙”。

  另有數據更加觸目驚心,中國稀土協會一位工作人員在接受記者采訪時稱,從業內朋友處得知,去年我國稀土向美國走私現象嚴重,當年美國方面統計的進口中國稀土量是中國海關統計的稀土出口量的5倍。

  那么,這些稀土究竟是怎么在國家“嚴查死守”下走出國門的呢?據悉,稀土走私方式主要有四五種,最常用的是在產品名目上做文章,比如把稀土含量高的產品申報為含量低的產品,或以出口鐵合金、郵寄樣品等名目逃避監管。第二,找政策漏洞做文章。有些外資企業在中國深加工的稀土產品往往含有超量的稀土元素,將稀土深加工產品出口后在國外再提取稀土元素,以此來逃避稀土出口的管制。其他方法還有以物理性狀相似產品的名目出口、在品名歸類上做文章等。每天海關的貨物流量比較大,不可能實現全查,企業們用上述方法很容易鉆抽查的漏洞,蒙混過關。

  2010年,國家規定的有配額的稀土出口企業僅有33家,但是最后查出的具有稀土出口的公司就有80家,其中40多家基本都是偷換名目的公司或者商品,有的甚至將稀土混在其他廉價商品里進行非法出口。另外,也有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爆料稱,很多小企業走私手段也在不斷翻新,包括原礦通過集裝箱走私到香港或者從福建轉往臺灣進行轉口,最終流向日本、越南等地進行分離冶煉等。

  陶敏敏坦言,在打擊非法開采走私上,政府確實下了大力氣,但效果一直不佳。因為很多稀土企業規模非常小,有的廠子只有十幾個人,甚至還有一家幾口人就自建一個工廠開采銷售稀土,執法人員來了,幾乎找不到負責人。不僅如此,在南方尤其是江西部分地區的山上到處都是稀土礦,當地的農民直接進行開采,由于部分稀土礦路途遙遠、地理偏僻,給監管造成極大困難。

 

  正規軍不堪干擾

  “被走私小企業搶走市場”

  走私泛濫讓本來就內外交困的稀土正規軍叫苦不迭。一家贛州稀土企業相關負責人就告訴記者:“當前較為嚴重的稀土走私現象對我們的影響很大,主要表現在價格上,走私的稀土不用繳稅,一般比正規渠道便宜很多,造成正規企業的經營困難。”

  上述負責人還指出,今年5月之后稀土價格就開始走低,后來由于收儲政策,暫時造成小幅漲價,但好景不長,價格很快又開始下行??傮w來看,稀土價格的下跌歷程已超過一年。雖然現在進入“金九銀十”的傳統旺季,但市場依舊延續前期低迷走勢,價格緩慢回落,且有價無市,成交清淡。在此時,如果違規開采、銷售的行為不能得到有效控制,對市場將產生惡劣影響,正規稀土企業的日子必然更加難熬。

  事實上,對于羸弱不堪的中國稀土業來說,走私只是問題的冰山一角。此前,從無知賤賣到嚴重污染環境,再到被外國非難,中國稀土業始終讓人揪心。很多業內人士都還記得,在行業興起之初,眾多小企業只顧眼前利益,盲目開采,且由于技術落后,在開采、冶煉分離稀土時對環境造成嚴重破壞。

  與此同時,因行業惡性競爭、亂采濫挖等問題,致使中國可采儲量大幅下滑,稀土行業一度陷入低迷,價格暴跌。更值得注意的是,看到稀土這一“工業黃金”的價值,擁有豐富稀土資源的美國等西方國家鮮有在自家門口開采的,而是大量從中國進口。工信部公布的數據顯示,我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稀土生產國和出口國,目前稀土的儲量約占全球的23%,然而供應量卻約占全世界的90%以上。

  但是,當中國剛開始出手治理,美、日等國馬上跑到世貿組織“告狀”,稱中國違規控制稀土出口。今年初,美國、日本、歐盟針對中國限制稀土出口紛紛向WTO提起申訴,在內憂外患的形勢下,中國稀土業已被逼到懸崖邊。

  不過,回顧今年大半年來的市場,政策層面釋放出的利好消息不斷:行業整頓、實行稀土專用發票、打擊走私、嚴格環保等等。若在去年三季度以前,任何一項政策的頒布甚至討論,都足以引發一輪漲價狂潮。但今年以來,稀土行業已經從“政策敏感”轉變為“政策麻木”。泡沫破滅后,前期囤積的大量庫存以及宏觀經濟低迷引發的持續需求疲弱,兩項因素的疊加作用,讓市場陷入不景氣之中。

 

  如何治愈行業頑疾

  “各方利益必須盡快統一”

  很顯然,稀土行業久病難醫,但卻不能不醫。在亟待解決的所有行業弊端中,打擊走私肯定首先要被提上日程。“試想,我們國家海關總署統計的稀土出口量只占到國外稀土進口量的40%左右,很顯然,絕大部分稀土都是走私出去的,”卓創資訊有色金屬分析師朱志煒表示,“而要想抑制走私,就應該加大出口配額管理機制,提高稀土行業的準入門檻。最主要還是應該在政策方面多下功夫,從中央到地方政府的管制力度全面提升。同時,加大整合力度,像北方的包鋼稀土那樣,將來南方的稀土企業也要實現集團化。”

  陶敏敏則分析,之所以現在南方稀土行業不能像北方那樣進行區域整合,不是他們不具有此能力,而是各地政府、各個利益方并沒有統一。贛州稀土地處江西,廈門鎢業隸屬福建國資委,廣晟有色是廣東國資委旗下企業,在湖南有五礦發展。如果要想盡快整合,各方利益須均做出讓步,盡快達成一致。

  大同證券投資顧問付永褕也認為,稀土行業將步入較快整合之路。隨著稀土政策逐步收緊、行業整合提速,一些大型龍頭企業將逐步形成。面對海外礦山的沖擊和可能縮小的市場容量,推動行業結構高級化、提升產品附加值是實現國內稀土行業持續發展的惟一出路;而提升行業集中度,最終形成兩至三家大型企業集團是做強稀土行業的關鍵一步。

  除走私之外,稀土行業分析師接受記者采訪時還稱,我國稀土行業在深加工方面表現非常弱,尤其是高新技術的研發力度不夠,讓本身豐富的稀土資源完全喪失優勢。特別是在國際競爭中,提高我國的科學研發力度則更有必要。應該把資源優勢利用起來,單純靠出口原材料帶動GDP增長,這不僅是對自然資源的浪費,同時也可能致使我國未來經濟發展后勁不足。

  早有人強調,正像石油是阿拉伯人的財富,不僅給中東產油國帶來滾滾金錢,而且讓他們擁有了一定的國際話語權。稀土也是中國人的稀世珍寶,中國必須要保護、開發和利用好有限的稀土資源,并且將之提升至國家戰略高度。

  對于中國稀土業的未來,朱志煒預測,“我們會逐漸弱化世界稀土主供應商的角色,稀土出口量還將繼續下降。同時,國家將促進稀土資源的自有消化能力,對其保護力度也必將進一步加強”。

 

記者觀察

  稀土走私的代價

  由于前期缺乏必要的管理規范,稀土像其他很多礦產一樣,儼然成了當地百姓“靠山吃山”的資本。很多并未走出大山的人們,在這種簡單、近乎原始的交易中收獲著暴利。這些私采稀土的人們,依靠資源優勢過上了富裕的生活,有房、有車,然而他們之中卻很少有人意識到,自己正在侵占孫輩們的資源。沒有規則的亂采亂挖,留下的只是滿目瘡痍。

  似乎對于稀土走私者來說,恣意妄為已經成了習慣。他們明明知道犯法違規,但依舊敢于冒險。因為金錢的驅使,因為相比于對子孫、對自然的責任,他們更看重眼前的利益。

  他們還不知道另外一個更重要的事實,那些被采出的價值高昂的稀土被賤賣給他國,支持了其他國家的高科技發展。當這些高科技產品制成后返銷回中國市場,又在我們同胞身上大賺了一筆。這是一種“無知”的罪嗎?為了這樣的無知,我們還要付出多少代價?

  如今,政策收緊,本是偷偷摸摸的事業變得更加艱難。與走私者的對話中,記者同樣感受到了他們的無奈,“我們想改行,但是所有的資金都投進去了,現在我們也沒有辦法,只能暫時維持著生計”。

  稀土行業整合正在進行,對于這些違規私企們勢必是一種沖擊。當記者詢問一些私自開采者是否接受整合時,他們很堅定地表示“不接受,如果整合了,我們的生計手段就全沒了”。

  或許改變稀土走私的長遠利器并非政策,而是教育。

中文字幕乱在线伦视频